員工天地-陝西莉莉影院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
員工天地
汪冠水散文《天空的眼淚》
時間:2019-09-25點擊量:529 單位:綜合管理部 作者:汪冠水 文章字符數: 2141 分享到:

又見落葉伴秋風,滿目秋景引愁傷,黯然望秋空,往事湧來難回首。如果沒有記錯的話,再過幾天應該就是母親的六十大壽。然而,這都是我的一廂情願,母親永遠也不會有六十大壽了。

忙碌了好多天,總算是慢慢消停下來了,深夜裏一個人靜靜地躺在單位宿舍的床頭,輾轉反側,難以入睡。想到母親,潛在的思念,記憶裏的原色,夢境相遇的片歡,就像凝在小樹上的水珠,若隱若現,我不禁思緒萬千。“你爸爸這兩天都沒有好好休息,也沒有好好吃飯,吃飯的時候別忘了叫上你爸,**來看過我好幾次了,記得一定要叫人家吃飯。”母親臨別前為數不多的話語至今還時不時地在我的耳邊盈盈作響。

很後悔,我真的很後悔……

時間仿佛回到了半年前,那時的母親病情開始加重。

跟我通話半小時,有20多分鍾都隻能聽見她在咳嗽。一聲一聲痛苦的喘息讓我覺得心如刀割。“汪菲(女兒)腳好點了沒?給子霞(老婆)多買水果吃,金花嫁遠了還照應兩個孩子,多聯係不要讓她感覺孤單。你妹子考慮事情不太周到你要多提醒她,家裏房子漏雨你的叔叔嬸嬸和鄰居已經幫我們瓦好了,你爸爸腰椎間盤你網上查下看有什麽特效藥沒,這麽多次看病栓栓幫忙太多了,也不知道你姐姐的病好些了沒。”

滿腦子想得都是別人,唯獨沒有提到自己。

今夜又無眠,起來獨坐桌前,點上一支煙,心痛感覺卻沒有絲毫的緩解,相反又加重了幾分,手指間夾著的火星明明滅滅,煙蒂煙灰在桌邊落了一地,母親曾經勸過我不要抽煙,那時的我隻是笑笑,嘴上答應著。我伸手捂住了眼睛,深呼吸了幾下,隻覺得自己的氣息都在發抖。

我想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2019年4月13日的那一天。

那天下午五點多的時候,忙碌了一天的我剛剛回到家,身心俱疲的我剛在沙發上躺下。嘟嘟嘟,手機響了,我不以為然,隻是匆匆地掃了一眼。還沒等我反應過來,下意識的動作,手機被我接通了。

“喂,水,我是你二嬸,我用的是你爸的手機,你媽生病了,好幾天都滴水未進,我過來幫忙看看,看是不是需要熬點粥什麽的。你媽怕打擾你的工作,不讓我告訴你她現在的情況,但我感覺她這次的病情有點特殊……”

我的腦袋嗡的一下,一片空白。我急忙撥通視頻,看見了遠方家中病床上的母親。聽見兒子的電話來了,許久沒有說話的母親,突然睜開了雙眼,強撐著跟我打了聲招呼。她臉色極為難看,眼窩深深地陷了進去,嘴唇哆哆嗦嗦的,看起來十分虛弱。看見母親的樣子,我有點站不住,拿著手機的手不自覺地發抖。我冷靜了一下自己的心神,趕忙聯係就近縣醫院的醫生,但母親卻不肯去醫院,她心裏惦念著家門口的玉米沒有種,如果耽誤農時,就沒有什麽好收成,她要等我爸種下玉米後再走,就這樣,耽誤了一天病情的母親身體上的症狀愈發嚴重,等送到縣醫院的時候,她甚至在電梯出現休克症狀。

情況緊急,刻不容緩。第二天一大早,我和妹妹就馬不停蹄地“飛”到了母親的床前。再次見到久違的母親,母親正在輸液,也許是藥效的作用吧,抑或是常年生病的緣故,她給我的感覺是身體狀況好了許多,給人的感覺是病情有所好轉。但事與願違,醫院再次下達了病危通知書,傍晚時分,母親的病情開始加重,躺在病床上的她滿臉汗珠,艱難地呼吸著,病床旁儀器上起伏波動不定的生命曲線,我崩潰地蹲在了牆角,任憑淚水模糊我的雙眼,我內心不住的自責,為什麽我沒有常常陪在她身邊?為什麽我沒有盡早發現狀況,給母親看病?為什麽我要離她這麽遠?為什麽?我的內心被滿滿的傷心與內疚自責所充斥著,五味雜陳。

救護車來了,但半昏迷的母親卻依然是那麽的執拗,“我不去,送我回家”,但時間不等人,母親被我強行送上了轉往市級醫院的救護車。這是母親給我說過的最後一句話,伴著救護車的漸漸遠去,我沒想到那竟然是永遠的訣別。

第三天,母親就去世了。給母親更換衣服的時候,看見母親還穿著用破毛巾縫補的內衣,撫摸著她滾燙的身體,我的心一陣酸楚。家裏頓時缺失了主心骨,所有的東西都變成了一團亂麻。五嬸幫忙收拾家的時侯,冰箱還有她留給女兒女婿回家過年準備食用的母雞肉,不曾食用過一口。隻可惜女兒自出嫁後未曾回過家幾趟。出殯那天,當一切後事料理完畢後,本來碧空萬裏的天空突然變成狂風暴雨,劈頭蓋臉地砸了下來。

我仰頭看著陰沉灰暗的天空,任憑它流淌進我的瞳孔裏。我知道那是母親的痛苦和委屈,天空的眼淚。回顧她的一生,她不是活給自己的,她是為別人而生。年幼時,她缺衣少穿,食不裹腹。嫁給我父親後,為了這個家,她整日勞作,沒日沒夜,為子女她傾其所有,無怨無悔。等到我們成年後,她卻積勞成疾,時時刻刻都不得不與病魔做著頑強的抗爭。而我們子女所回報的甚至是沒有端過一次飯,洗過一次衣,陪過一次病床,甚至都沒有打過幾次電話。

淚水匯流成河,卻洗刷不掉對母親的思念,往事如風,卻吹不走我對母親的留戀,願母親在另一個世界一切安好,沒有疾病,沒有煩惱,沒有困苦。

停車茫茫顧,困我成楚囚。

感傷從中起,悲淚哽在喉。

慈母方病重,欲將名醫投。

車接今在急,天竟情不留!

母愛無所報,人生更何求!

編輯:李建軍